您的位置: 朔州信息港 > 法律

丹枫勇闯湘江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5:20

一  1946年的冬天,赴延安参加重要会议的地下党重要负责人孔书记返回湘北,途间他乘船从湘阴到长沙,一路由湖区党组织指派的易有德、曾正球、三伢子三人承担护送任务。  三伢子是抗战时孔书记到湖区支部指导工作时发展的党员,二十几岁,身强力壮,机智勇敢。支部赵书记安排支委易有德负责此次行动,要求曾正球和三伢子服从指挥,并要三伢子冲锋在前,不怕牺牲,紧急情况下,舍命也要保护好孔书记的安全。  三人在码头接到了从汉口下来,一身商人打扮的孔书记。易有德报告说,由于书记比原定日期提前两天到达,他们联系的船要第二天下午才能取到,需要等一天。  易有德让曾正球保护好孔书记,他自己带着三伢子前往临江酒厂旁边的一条小巷子接头取船。  天色已晚,巷子里黑黢黢静悄悄的。易有德路上轻声叮嘱三伢子:接头人住的房子前坪有一片竹林,待会儿你就躲进去,我自己进屋去联络。如果有异常你赶快跑,从竹林西边出去,下坡就到了江边,沿着江堤往南跑二里路再左拐进城,没多远就是孔书记和正球住的地方。易有德再三强调:只要有情况,千万别救我,敌人一定很多,把自己搭进去,就没人送孔书记了。你必须马上回去报告。三伢子说:晓得了,你放心吧,我一定回去报告,想尽一切办法把孔书记安全送到长沙城里。  易有德等三伢子钻进竹林后,环顾四周,没发现问题,就敲门进了屋。三伢子屏息凝听,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很快,屋里传出了搏斗的声音,接着听到易有德声嘶力竭地喊:三伢子快跑,他们出来抓你了,快跑呀!三伢子知道出事了,他想救易有德,只见屋里冲出几个人来,虎视眈眈。借着里面透出的微弱灯光,三伢子看见这伙人荷枪实弹,气势汹汹,往竹林这边跑来。三伢子迅速穿出林子,跑向西边的江堤。那伙人追不上他,远远地在后头骂骂咧咧,声音渐渐远去。  三伢子记性好,他一阵猛跑,拐进城里,很快就找到了孔书记住的地方。孔书记听了三伢子的汇报,神色凝重,抽着旱烟不停地咳嗽,说:你们支部一定出了叛徒,人家晓得你们这两天要去接头,守株待兔呢。  曾正球问孔书记怎么办,孔书记便问三伢子一个人敢不敢驾船走湘江。曾正球说三伢子驾船蛮里手的,三伢子告诉孔书记:我六岁就跟着伢老倌在汨罗江、湘江、洞庭湖到处打鱼,风里来浪里去,在水里一口子能憋好几分钟,如何不敢?有书记在,我就敢!孔书记说那就好,三伢子一人送我走,正球你马上赶回支部报告老赵,想办法营救有德,是花点钱打通关系,不要武力解救,现在形势严峻,国民党已经撕毁重庆谈判协议,马上要打大仗了。我们必须保存实力,将来好接应自己的部队,解放全中国!  曾正球不敢停歇,拿了两个红薯连夜走了。    二  在经过城外的细沙码头时,盘查的士兵搜出曾正球小腿处藏的枪,几个人追了他半里路将其抓获。曾正球想着自己没能赶回支部报告,担心易有德会被杀,心急如焚。过了一天,他在狱中意外地看见了一个认识的老实人看守,遂托他将消息传到城中的联络员宋嗲处。宋嗲很快将情况报告了组织。不幸的是,等到支部赵书记接到报告,想法买通关系营救自己的同志时,易有德因不愿说出实情被酷刑折磨,已死于狱中。两天后,曾正球也被杀了。这一切,孔书记和三伢子都不晓得。  孔书记只能走水路,因为那一阵子国共关系刚刚破裂,国民党如狼似虎,视共产党人为的敌人,盘查很紧,旱路关口完全过不去,而湘北地区江湖交错,水路四通八达,船只来往密集,国民党无法布控。三伢子说他在城里有个四叔,想通过他找条船,孔书记便答应一同去,看这个四叔可不可靠。孔书记买了两盒点心,以三伢子东家身份,来到了罗城街三伢子四叔家里。  四叔待他们很热情,煮了醪糟红枣鸡蛋招待,这可是给贵宾呷的,一般人过年才能享受呢。三伢子说东家有批货很重要,南洋那边来的,从汉口运下来,想借条船从湘阴运回长沙,租金给高点,请四叔帮忙找找。四叔问要租几天,三伢子说租一个礼拜吧,好算钱。四叔说有钱就不是难事,他认得几个家里有船的,明天就去问,今天你们先住下。  孔书记说:四叔辛苦,今天就跟我们去租船吧,我们想连夜划走。四叔从三伢子手中拿了钱,出去约一个钟头后回来了。四叔说道 :船租到了,就在这巷子靠江边的芦苇里,拴在水边一棵树干上,系了根红稠。  两人连声感谢,告辞而去。三伢子将船划到了住地的江边拴好。孔书记问船会不会丢,三伢子说不会,船平时都这样放在岸边的。  第二天早上五点,天还不亮,孔书记就叫起三伢子:咱们早点走,我急着回去传达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精神呢。三伢子用凉水抹了一下脸,提着行李走在了前面,他知道自己的职责,警惕地东张西望。  两人走到江边一看,昨晚拴在此处的船不见了!  三伢子跳进浅水中,在附近的芦苇丛里四处找,船确实丢了。  三伢子气得要命,又有些委屈,说他从小就这么做的,从来没丢过船,想不到重要的一次却出了岔子。  孔书记安慰他:别自责,三伢子,这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看来这里可能有危险,我们必须马上转移。  书记刚说完,三伢子就听见远处有人走动的脚步声。他的眼尖,告诉孔书记,有四个人过来,看这伙人小心翼翼鬼鬼祟祟的样子,应该是一早来抓孔书记的,幸亏今天动身早。  三伢子带着孔书记到了四叔住的地方,这回他留了一个心眼,叫孔书记先在一百来米远的一家粉店门口嗦粉,说万一有情况请书记找宋嗲。宋嗲住在状元桥,是个瘸子,老党员了。孔书记抿嘴微笑说晓得。  三伢子一进四叔屋,就看见婶子在里面抹眼泪。他忙问出了什么事,婶子说昨夜两点来钟,几个警察抓走了四叔,说他通共。三伢子觉得很奇怪,我们晚上九点多钟才离开的,他们怎么那么快就查到了呢?婶子说有一个吊眼皮带来的,他们还说起什么宋嗲,好像要抓那人。  三伢子顿时明白了,吊眼皮是与他同一支部的支委,叫褚勇智,平日里有点阴阳怪气,三伢子历来不喜欢他。肯定是他点水哒!三伢子义愤填膺。他安慰了婶子几句,掏出两块钱放在桌子上,说我们的人会救四叔的,婶子你莫着急,我先去有事了。  三伢子回到粉店,顾不上吃早餐,低声将情况报告了孔书记。孔书记说:我先回住地拿行李结账,你把情况赶快告诉宋嗲,要老赵想办法把你四叔捞出来,他是普通群众,帮咱们共产党的忙,我们不能不管他。你要马上回来,我们要住到别处去,怕敌人搜查整条巷子。    三  三伢子回来就说,宋嗲还没有暴露。孔书记说他是个很坚强的革命同志。三伢子说可惜一条腿废了,做事不方便。孔书记笑笑说,你莫看他残了条腿,你这样身强力壮的伢子不一定搞得过他呢。啊,他这么厉害?我不信。三伢子以为孔书记开玩笑,他想孔书记这个大领导哪里认得宋嗲。孔书记说,宋嗲原是八路军的一个排长,在陕西打了好多年仗,后来负伤后回到老家浏阳,又被派到长沙来,给我当过几年联络员呢,我们熟得很。  三伢子兴奋地告诉孔书记,说宋嗲明天能帮我们搞条船,他还讲警察署将沿江所有的船只一夜之间都拖走了,出动了好多人呢。孔书记说难怪我们的船丢了,这样近几天江里就没有船只来往了,如果我们贸然驾船,很显眼,马上就会被发现。  三伢子焦急地问怎么办,孔书记沉思片刻说,走,我和你一起去老宋那里,让他鼓动县里有船的渔民明天都下水打鱼,把江里搞得热热闹闹的,看敌人怎么查?  三伢子不知道该怎么让江里突然增加几十上百条船,他狐疑地领着孔书记到了宋嗲屋里。  宋嗲看见孔书记,激动得眼泪流出来,他们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孔书记问有没有办法在近几天让渔民们都下江打鱼?宋嗲想了一会说有办法。三伢子急忙问是什么办法,宋嗲说,本来我今晚要赶去老赵那里传达孔书记让救你四叔的事情的,现在只能晚一天去了。我发展了两个积极分子,一个是中学教员,一个正好是渔民。我们今晚就去散布消息,说是十天后就不准在江里捕鱼了,禁渔三个月。你看啰,明天打鱼的船会把江面都挤满呢。  人家会信你们讲的吗?孔书记问。  信。因为昨天收缴了上百条船,只说是抓共党,大家都不明就里,怨声载道的。我们一讲禁渔,人们会信的。警署以前就因为抓共产党员禁过渔。宋嗲很有把握。  宋嗲,你真有办法!三伢子很佩服。  三伢子问宋嗲是不是要一家一家去说。宋嗲说不用,那样既费事又容易暴露。渔民们喜欢打钱赌博,都在两家挨着的店子里。我到那里一说,很快就传遍全城了,还不知是哪个讲出来的呢。你们等着吧,明天满江的船只热闹得很,看他们如何能找到你们!  宋嗲让孔书记和三伢子赶紧回去,转移住地,免得被警察搜到,他自己也要赶快去联络那两个积极分子把消息散发出去,还要连夜把船划过来藏好,等你们明天来取。三伢子说我们已经转移了,你们小心点。  翌日早上七点半,太阳从东方喷薄而出,透过二楼的窗户照在三伢子身上,他觉得暖烘烘的。看到孔书记已经收拾完毕,三伢子一骨碌爬起来。孔书记说不用着急,我们从从容容吃完早饭再到宋嗲那里拿船,免得太早人少显眼。  船上已经备好了渔网、捞网、箩筐、炉子、木炭、铁锅等,渔民出身的三伢子接过宋嗲的船桨,仿佛接回了以前的营生。宋嗲赶去向支部赵书记传递情报,三伢子载着孔书记将船摇向远方。这时江面上已经千帆竞发,像是捕鱼人的大聚会。  孔书记说,三伢子,我们先打上几筐鱼来,生火煮吃,抿上几口小酒,要做得很像真正的渔民。三伢子说孔书记你老人家就抽你的旱烟,过神仙日子吧,一会我就让你喝上鲜美无比的鱼汤。  三伢子遇见了几个熟人,他们相互打招呼,说着禁渔的事情,忿忿不平。有人问三伢子船上老倌子是哪个,三伢子说是他舅舅。两人煮好了鱼,喝起了酒,冷眼观察着江面的变化。  忙碌的渔民不忘逗乐,他们唱起了山歌:风里来呀雨里走,攒够钱就敢摸妹陀的手……  孔书记说,三伢子,看到没有,不少船已经往南边去了,到时候了,我们可以靠过去了。如果平安矶渡口有检查的,让那些船先接受检查,我们见机行事。  三伢子一使劲,船向南边划去,水面荡起欢腾的波浪。    四  平安矶果然有警察在检查,让那些船只都靠岸。孔书记问三伢子以前碰到过这情况没有?三伢子说经常碰到,不用理会他们,船多了,忙起来,他们就不会盘查太严了,我们等一会,不要紧的。  果然船越来越多,警察顾不上了,对江中喊话,说船上的人都出来亮个相就行,不用靠码头接受检查了。三伢子便喊,舅舅,快出来,官爷要看你的模样呢。孔书记磨蹭半天才出来,变成了四十出头的壮年男子!  三伢子惊讶于孔书记的化妆本事,警察一挥手就让他们的船过去了。三伢子手疾眼快,利落地从船上丢过去一包烟,那警察笑眯了眼。  往南走,船越来越少,孔书记说这要是有人查就糟糕了,一查一个准。三伢子说不怕,这一段江面水急浪高,警察不愿来,渔船来的也少。不过,我的驾船本事大呢,你莫担心,坐稳了就是,蛮颠的。  脱离了警察的视线,三伢子拿出吃奶的力气奋力向南划去,船身摇晃得很厉害。孔书记问,三伢子,全国解放了,你想做什么?三伢子说,我想当警察,好威风的,不过我不欺压百姓,我专抓坏人。  前方的江面突然收窄,水流速度急遽变快,两块巨大的礁石却挺立江心,像是喝令过往船只掉头回去,不得经过。孔书记喊三伢子小心,三伢子让他坐进船舱,把住船身。  好个三伢子,逆水而上,拼尽力气,胳膊上的肌肉一股一股的,在阳光下身姿矫健虎虎生威!他先将船略靠东岸划,临近两块礁石处,突然将船头对着东边的那块礁石冲过去。孔书记紧张地看着,感觉船像是要撞上礁石。说时迟那时快,当船将要碰到礁石时,却突然变了方向,向西绕过然后南行,从两块礁石中间倏忽掠过,迅即向西冲去,好像就要冲上河床!三伢子不慌不忙,慢慢将船扳正,长出一口气。  孔书记看呆了,说三伢子你告诉我,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根本看不清楚,太快了!三伢子说,两块礁石处,形成了三个漩涡,力量之大足以把船掀翻,并且春夏秋冬四季水流的大小、方向、速度不同,很难把控。每年过这里翻船死人的事情总会发生几起。我昨晚躺在床上好久不能入睡,就是在想怎么安全闯过这一段。  以前你经过了几回?孔书记问。  三回,是我伢老倌带我走的。三伢子答。  那今天你蛮猛呐,一个人敢闯。  书记,我是你发展的党员,在领导面前,我不想丢垢呢。不过,我也没有斗把(不认真,轻视),昨夜里我想了好久呢,也蛮怕的,不好意思讲而已。  要得,你今天蛮硬扎(厉害)的。 共 716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时常过量饮酒会造成前列腺增生吗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痫病治疗重点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