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中国多地奶农倒奶杀牛江苏奶农20余天倒数

2018-11-01 10:33:25

中国多地奶农倒奶杀牛 江苏奶农20余天倒数万斤

孟凡森和他的妹夫合力把刚挤不久的牛奶倒进荒地

虽然要倒掉,但还是要挤,不挤奶,牛会生病

央广北京1月1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报道,新年伊始,多地倒奶的却屡见报端,奶农不得不将卖不掉的鲜奶倒掉,甚至把刚刚怀孕的奶牛卖掉。

奶农倒奶杀牛,中国牛奶已过剩?

在河南商丘梁园区西刘村的牛奶养殖小区旁,养殖户赵秀丽正在倒掉刚刚挤出的新鲜牛奶。她告诉,合作的牛奶企业已经三天没有来收购牛奶了,卖不出去的奶只能白白倒掉。她心疼地直掉流泪。赵秀丽: 这一桶奶得有40斤左右,有,有。得160(元 )了,100多块钱,一天就这好几百块钱倒。倒着哭着倒着哭着。

据了解,梁园区西刘村牛奶养殖小区成立于2006年,经营的时候拥有奶牛600多头,不少村民曾经靠着养牛发家致富。但从2014年6月份开始,牛奶就开始滞销了。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新疆,新疆阜康市城关镇的马金明养了470头牛,70%为产奶奶牛。近他四处寻找买家卖牛,从去年11月开始,已经卖出去了200多头牛,损失了近 500万元。

而在陕西省,泾阳县兴隆镇许庄黄家村人黄继宏向道出了辛酸, 牛价掉了,奶价掉了,饲料价没掉,现在你成本大了,成本高的很。承包地,贷款利息,水电费,工人工资,都付不起。

黄师傅告诉,从2014年春节后,鲜奶的收购价格逐渐走低,6月份的形势更加严峻。原本可以赚钱的奶牛,也变成了赔钱买卖。为了保本,他们只好每天杀牛来减少损失。

国产奶业困境,洋奶粉的冲击是主因

无论是倒奶还是杀牛,都是奶农为了减少损失、保住成本而做出的断腕之举,那么中国的奶牛已经过剩了吗?这次的 倒奶潮 的原因又何在呢?调查了广东地区倒奶事件的《羊城晚报》陆志霖向我们表示,主要还是洋奶粉的冲击。

她说: 相对于粮食、棉花等农产品的配额制以及配额外高关税保护,原奶以及奶粉等乳品,市场基本开放。打个比方,新西兰是中国主要的乳品进口国家,中新之间2008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逐年提高开放度,原乳和奶粉2013年以后基本实行5%以下的低关税,甚至相当多品种是零关税,进口数量超过一定额度后才启用惠国关税税率。2014年,中澳又签订了自贸协定。这使得中国乳业已经和国际市场越来越成为一个整体,乳业也成为在真正意义上直接面对国际市场竞争和国际市场变化的农产品行业。

在奶牛养殖大省山东省,临淄庚源晨奶牛专业合作社的经理刘智杰也用实际的经济账向我们证明了这一点。

一头牛一天饲养成本在五十元左右,综合算下来,继续生产肯定赔钱,但算了算账,减少产量赔的更多,毕竟奶牛不产奶也要喂养,而杀牛、卖牛则赔的更多,刘智杰说: 原来一头牛一年挣8000,现在都赔钱,卖牛杀牛的现象很普遍了。你要是卖牛,今年上半年一头牛卖一万八,现在到了一万了。咱把牛杀了卖了,咱牛奶少了,人家到时候新西兰肯定会提价。

根据统计,去年月份,全国乳制品进口量共计149.86万吨,同比增长36.5%。而月份,国内乳制品产量2198.8万吨,同比下降0.04%。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新西兰供给增加,今年初进口奶粉价格下降,因此很多非乳制品食品加工企业买涨不买跌,造成订单下降;而国内乳品企业已经库存了大量奶粉,基本都在消化库存中,因此订单量也随之下降,导致价格变动。

刘智杰告诉: 新西兰原料奶价格非常低,一吨两万一或两万二,在中国至少三万五以上,成本价格悬殊使得很多中国乳制品企业减少了当地生鲜乳收购。

该管还是该放?国产乳业面临行业洗牌

针对这些情况,农业部已派出督导组,赴河北、山东、山西等奶业主产省检查指导解决 卖奶难 问题。

目前农业部公开的协调处理 卖奶难 的举措,多是针对地方农牧部门的。首先,各地要千方百计组织协调加工企业保证生鲜乳收购。此外,各地要切实加大奶业政策扶持和生产救助力度,抓紧落实奶牛良种补贴、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等已有的扶持政策,加大政策宣传力度,保护奶农养殖积极性。除了这些 治标 之策,为了治本,农业部强调特别要加强对散养户和小规模户的技术培训,推动散户入区入园和老旧奶牛养殖小区改造升级,引导奶农向标准化规模养殖方向发展。

当然,针对眼下之急,更紧迫的还是,各地要密切关注生鲜乳生产、收购情况,实行奶业生产周报制度,及时处置各种突发事件。

而在调查中,我们也听到了另一种声音:目前的情况对于很多奶农是残酷的,但这或许是行业洗牌的必经阶段。

河南三色鸽乳业是南阳当地一家中等规模的牛奶生产企业,公司一位负责原料奶采购的王经理说,近期爆出的奶农倒掉牛奶的,折射出国内奶牛养殖业正面临一场洗牌。国内相当一部分的养殖场规模小、成本高,质量也难以保证,平均一公斤生鲜奶成本在3块6左右,南方成产成本更高,而像芬兰、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的牛奶成本仅1块多钱。

王经理说, 广州那边,由于气候炎热,生产的生鲜乳成本都得5块,差距很大。像广州倒奶的养殖场,一天产两吨奶,还在艰难维持,并且产能也落后。就像一条河夏天涨了大水一样,等于把这个行业净化一下,不升级就死。 随着中澳自贸协定签订,欧盟配额制今年4月将要取消,国内乳企加快境外布局奶源,洋牛奶、洋奶粉大举进入中国市场,这将会倒闭国内养殖业转型升级,奶企负责人王经理表示尽管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不过从长远看,有利于这一行业的健康发展, 原来像这种养殖户的奶牛,产十来斤的他还舍不得淘汰还在喂,养殖户养十来头的,也舍不得退出行业,还在喂。经过这次净化后,可以说咱掏三分之二的钱,喝的东西比原来的质量都高。

现代快报1月11道 孟凡森双臂上的肌肉紧绷着,他和妹夫把装满了牛奶、重达100斤的铁皮桶抬起,然后倾倒:白色的牛奶从桶里流出,泛着沫,打着旋,渐渐漫满了这块土地。

几百斤牛奶能轻易覆盖一大片冬季干硬的土地,当它们渗进土壤后,这一大片土地会呈现出一大块丑陋的白色,活像得了白癜风。

20多天过去了,孟家已经倒掉到了数万斤牛奶。

自从2008年跟着父亲孟庆德将奶牛场搬到江苏省丹阳市司徒镇谭甲村,这位年轻人的生活从未像现在这样 荒诞 。

这种荒诞感从上个月15日就开始了。

从那天起,每天天不亮,孟家人就要起来,打扫牛棚,为奶牛喂食喂水,挤奶。

然后,将新鲜温暖的牛奶倒掉。

村边有个奶牛场

孟家的奶牛场位于谭甲村旁,与村子一路之隔。汽车从路上驶过,一眼就能看到它。

顺着一条崎岖小路驶过来,一个硕大的牛棚是显眼的。这个砖混结构的牛棚有二三十米长,七八十头成年奶牛被铁链拴在牛棚的两侧。奶牛们挤得紧紧的,只能做出抬头咀嚼或者低头饮水的动作。稍远处的一个小牛棚里,刚出生不久的小奶牛做着类似的动作。

奶牛们大多安静,但仍会抬起头,用硕大浑浊的眼珠打量着外来者。相机镜头靠近它们时,一个带着45号黄色耳标,头上一撮醒目白毛的奶牛伸出了舌头,想要试试这种新 食物 的味道。

这是1月8日上午10点,奶牛面前的食槽已经快空了。渐渐地,奶牛哞哞的叫声此起彼伏。很快,牛棚外的狗叫声也响起来了。

孟凡森走了过来,他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外来者的身份,看到相机时,他眼镜后面的眼神明显闪过一丝失望。

不是来买奶的啊。 他一说话,马上暴露了年纪。

孟凡森穿着一件不合身的中学校服,校服的右上角是一个南朝石刻辟邪的图案,图案已经磨得很淡了。他的头发剪得很短,看起来已很长时间没有打理 黑色的破旧毛线帽下面,几缕露出的头发已打了绺。他穿着牛仔裤,裤脚被塞进一双硕大的胶鞋里面,胶鞋看起来不算旧,但鞋子的上面沾满了牛粪,这让他步伐沉重。

他看起来不善言辞,或者是干脆不想理外来者。 老板不在家,你们是吧。 孟凡森点燃了一根没有过滤嘴的香烟, 有啥用,都来了好几拨了,奶也没卖出去。

链条断了 生活被打乱了

我们确实不是拨到访者,而且来得颇不是时候。

1月6日,一家纸媒率先报道了丹阳市谭甲村奶牛养殖户孟庆德的窘况。报道中称,自从2014年12月15日开始,孟家的牛奶突然卖不出去了,从那天开始,他们家一天要倒掉1300多斤新鲜牛奶。

1月7日,有一家电视台也循着报道找来这里,孟庆德把之前接受采访时的话又说了一遍。

1月8日,我们到了,牧场老板孟庆德却不在。他的儿子说,老家太奶奶去世了,父亲回了老家。孟庆德的老家在徐州邳州。家里的年轻人都跟着他出来了,那边只剩下老人。 就算这边奶卖不出去,家里的丧事也是要办的,但他不能在家呆太久,毕竟这边也出了事,他今晚就得回来。 孟凡森说。

临近中午了,孟凡森和他的妹夫又要进牛棚了。

一天要喂三遍,打扫三遍,挤三次奶,这边离不得人。 孟凡森掐灭了快要烧到手指的香烟,拿起了扫帚。进牛棚前,孟凡森的妹妹从牛棚旁的屋里出来了,看着拿着相机的,她有些警惕。 不是来采访过了吗? 她嘟囔道。

这是采访中第二次听到这句充满了焦虑的抱怨,但这种抱怨可以原谅。在20多天前,这个家庭骤然断掉了生活来源,每天依然还得付出巨大的成本。

一家人此前数年积攒的财富正在逐渐流失。

这个家,牛比人重要

2008年时,孟庆德将50多头奶牛从常州搬到了丹阳。这位来自徐州的养牛专业户已经从事奶牛养殖多年,从一开始的十几头牛,逐渐发展到50多头。他离开常州,是因为当地的奶牛场拆迁,而且,在搬来之前,他也得到了丹阳当地一家奶企 康力公司 的口头承诺。承诺中,康力公司愿意每天以市场价收走孟家的牛奶。

于是,孟庆德从谭甲村租下了这块面积为28亩的土地,在这块土地上,他建起了自己的牛棚和家,又开辟了一块种植牧草的土地,以及一块存放牛粪的土地。

之前的几年中,孟家的牧场渐渐兴旺,50多头奶牛繁殖成了102头。家里也渐渐添丁进口。眼看着,孟家在丹阳扎了根。

在孟家的三间用空心砖搭建成的房屋中,能看出这个家的不易。三间东西联排的房屋,中间一间用来存放奶牛饲料和一些药品,另外的两间分属孟庆德父子和女儿女婿一家,几年前,孟家的第三代也降生于此。

孟家的牧场里有电,电是从村里接来的,牛与人共用。牛棚里的通风、挤奶都需要电,住人的房间里,也有一台不知名牌子的电视机。这个家里,显眼的电器要数几台冰柜了,里面混合存放着人的食物、牛的药品和自家人饮用的牛奶。

人的居住区没有水,的一根水管通向牛棚,人要吃水只好用水罐盛装,再用三轮车运过来。

人吃饭的灶台在外面,是用砖堆砌的,上面架着一口大铁锅。灶台的下面胡乱堆砌着一些柴火。灶台旁边不远处的桌子上,晾晒着一些已经生虫的白米。

孟庆德和家里的其他男人们负责牛的饮食,他的女儿负责人的饮食。一到饭点,男人们会先出去,把晒过的胡萝卜、青储饲料、成品饲料和干草先后放进牛棚里的食槽,女人则会去屋后的地里面拔两颗青菜,再淘洗一些白米。

这么多年来,这个家的生活规律一直如此。每一个孟家人都知道,每天都能产奶的奶牛,比这个家里的人有着更高的地位。

心疼,几百斤牛奶被倒掉了

每一天,天刚刚放亮时,孟家人就起来了。这几年来,他们重复着类似的劳动,喂食、清扫、挤奶。等早上的4桶牛奶挤好后,孟凡森会和妹夫一起,把温热的牛奶桶浸泡在冷水里。 温度为4℃时,牛奶的储存时间久,所以,牛奶得先降温。 孟凡森说。

随后,孟家父子会把牛奶桶搬到农用车上,再由孟庆德将牛奶送到不远处的康力公司。

康力公司是丹阳当地两家的乳品企业之一。 康力 和 练湖 两个品牌的牛奶,占据了当地生鲜牛奶的市场。练湖公司有自己的牧场,而康力则从当地的养牛者手中收奶。

孟庆德是康力的5家供货商之一。虽然双方没有签订合同,但此前的6年多时间里,牧场与公司之间的生意一直很稳定。

这种稳定在2014年12月15日被打破了。当天早上,孟庆德和他的送奶车被挡在了公司门外。 他们就说不收奶了,以后也不收了。

不得已,孟庆德把牛奶又运回了家,当天,家里的餐桌上多了一碗牛奶,几头新生小牛的食槽里也被白色的牛奶填满。但400多斤牛奶不是这么容易被消耗掉的。

就在孟庆德还在发愁时,新鲜的牛奶就变了质,蛋白质在阳光下散发出腥臭味。但孟庆德还是不舍得倒掉牛奶,第二天,有新的牛奶要存放了,不得已孟庆德和儿子把几个牛奶桶装上车,前一天的牛奶被倒在家附近的荒地里。

倒牛奶时,孟庆德一直在抖,根据之前康力的收购价,1桶牛奶的价格是200元,几十秒时间里,近千元财富就被撒了出去。

当时,孟庆德还不知道,这仅仅是开始。

这确实是省钱的办法了

和说话间,孟凡森又倾倒了一桶牛奶。经过20多天的倒奶,他已经有些麻木了,但当白色的牛奶被倾倒进灰黄色的土地时,他的手臂还是抖了起来,牛奶从广口的铁皮桶里流出,泛着沫,打着旋在土地里肆意流淌,几百斤牛奶能轻易覆盖一大片冬季干硬的土地,当它们渗进土壤后,这一大片土地会呈现出一大块丑陋的白色,活像得了白癜风。

20多天过去,孟家已经倒掉了数万斤牛奶,一小部分被他们倒进了小牛的食槽,大部分被倒进了荒地、河流和水沟,另一部分,他们送给了附近一户养猪者,当然是免费的。

孟庆德愁坏了,他与另外一名养牛者李金根一起四处寻找着办法,却丝毫没有进展。他们找到了当地的农委,甚至找了一位丹阳市的副市长,但对方给出的承诺是,与康力公司商量商量。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孟家手忙脚乱,他们也顾不得接收外界信息了。在去年12月15日之前,孟家接收外界信息的主要途径是电视机,一家人会围坐在电视机前看看联播,看看电视剧。孟家人也有,但都是老旧的非智能,只能用来打。偶尔,孟凡森和妹夫会到镇上的吧去上,偶尔也会看看中国奶业的。

出事后,来自外界的信息就更少了,他们不知道,元旦前后,中国许多地方都发生了倒奶事件,有友将之与政治书上的 外国经济危机 联系在一起。

打开微博,能够找到孟家的,在这条的下面,友的回帖让孟凡森心寒。

既然能倒奶,为啥不送给山区孩子呢?

无良奶农,宁可倒掉也不送人,浪费是会造孽的!

遭报应了吧,让你们掺水掺添加剂!

骗人的吧,那怕卖一毛钱一斤,也比倒了强啊。

看到如刀子一样的言语,孟凡森消沉了好久, 牛奶不能不挤,因为如果不挤的话,奶牛会生病,挤出来的牛奶不好保存,要送的话,我们人手又不够,而且新鲜牛奶不能直接喝,得加工过才行,我们也不想倒掉,但这确实是省钱的办法了。

这笔账,一算吓一跳

省钱,已经成了如今孟家人揪心的字眼。 近饲料涨价厉害,我这102头牛,一天光饲料就要吃掉2000多元钱。 1月8日晚上,现代快报联系到了正在徐州火车站的孟庆德。在里,他算了这么一笔账。

2014年初,奶价卖得,能卖到5元一公斤。2014年,全年奶价都在降,卖给康力的牛奶,价格都是4元一公斤。但这一年饲料的价格一直在上升,一天就得花掉2000多元饲料钱。这还不算人工成本、水电成本、地租成本。 孟庆德说,他现在也想把奶牛卖掉,但原本20000元一头的进口奶牛,如今打折都没人要。

坐吃山空,让孟庆德满心惆怅,他回徐州,不光是为了家事,还找人借了钱,先把饲料买回来。 硬撑。 孟庆德 恶狠狠 地说。

不光孟庆德,丹阳市吕城镇养殖户李金根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从去年12月16日开始,康力乳业同样拒绝收购他家的鲜奶,养奶牛30多头的他每天的损失也达到了上千元。昨天,丹阳一处 养牛小区 的养殖户刘凯也给打来,他的奶也没销路了。

奶农们走投无路,曾经找到丹阳市政府,分管副市长符红海表示这是市场经济,让他们去找市场。而丹阳市农委也表示,这是企业行为,他们无权干涉。

进展 危机总算暂时解决了

在丹阳采访期间,现代快报曾前往康力公司。康力公司的保安把拦在门外,说老总不在,不接受采访。

我们曾经约谈了康力乳业的负责人,他们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丹阳市农委副主任杨祥金说。

康力说一个原因是今年市场不景气,订奶户比以前少,企业不再需要如此多的原料,第二就是康力公司在去年建设了自己的牧场,牧场已开始产奶,自己生产的奶成本更低,而且质量可控。 杨祥金说,经过协调,企业表示愿意给农户一个缓冲期,但 这个期限不会太长 。

对于农委这样的答复,农户们并不是太满意,但他们也毫无办法。

愁云惨雾没有散去,但在1月8日晚上,这个云层稍稍变薄了一点 各地层出不穷的倒奶事件和媒体报道,让农业部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当天晚上,孟庆德接到李金根的,李金根让孟庆德去看。

里的内容让他们稍感欣慰, 农业部紧急通知要求采取措施处理 卖奶难,通知要求各级地方农牧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全力以赴协调处理 卖奶难 。

第二天,当地农委约见了孟庆德、李金根等几户奶牛养殖户,康力乳业表示愿意继续收奶直到2015年6月份,不过,双方依然没有签订合同。

能收就好,至少不用倒了。 在打给孟庆德时,他的声音里稍显轻松,但面对莫测的市场,养牛养了几十年的他表示,打算撤出奶业市场。

牛奶不能不挤,因为如果不挤的话,奶牛会生病,挤出来的牛奶不好保存,要送的话,我们人手又不够,而且新鲜牛奶不能直接喝,得加工过才行,我们也不想倒掉,但这确实是省钱的办法了。

20G无缝钢管
芝麻白花岗岩
北京租车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