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朔州信息港 > 网络

孟非称非诚勿扰是现代社会清明上河图

发布时间:2019-06-13 18:27:34

孟非称《非诚勿扰》是现代社会《清明上河图》

因为《非诚勿扰》节目,主持人孟非火了。

在这之前,他是江苏广电总台城市频道《南京零距离》的主持。即使跨界主持,孟非所看重的始终是延续其间的共同的价值观和趣味。

他经历丰富,但拒绝“被传奇”;他可谓成功,但总在强调因为我很真实。

近日,孟非接受专访。从对《非诚勿扰》的解读到对个体生命的感悟、到对社会现象的思考,这个在某些观众心目中带有娱乐符号的主持人,卸下“主持”的外在,呈现“人”的真实。告诉人们,也在告诫自己——应该明白“我是谁”。

《非诚勿扰》,“我是谁”

这个节目可能是一幅中国现代社会的 《清明上河图》。

:《非诚勿扰》试图承载的更多的内容和东西是什么?

孟非:在一次采访中我说过,这个节目实际上是一幅中国当代年轻人生活的画卷。再大一点说,可能是一幅中国现代社会的《清明上河图》。就像一位老华侨讲的,“我在海外生活了30年,这个节目,让我们这些在海外漂泊的华侨真正能够看到祖国的变化和祖国人民的现状。”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一期节目完了,我说的话有一句两句被观众记住并且认可的话,这个节目的价值就实现了。这一两句话从何而来?不是直接发表意见,而一定是在男女嘉宾讨论的时候,我认为出现某些话题的时候,我们的态度和观点才有一种正常的、易被人接受的方式表达出来,既然大家是在讨论嘛,那么我们三个人也可以发表看法,这是这个节目架构的一个优势。

:从某种意义上看,台上24位女嘉宾形成了意见发表的主体。在选择女嘉宾时,你们是否倾向于那些对社会有思考、对生活有态度并且能够表达的人?

孟非:我们在选择男女嘉宾的时候,标准应该是共同的。比如说,24位女嘉宾中要有高学历和低学历的,家庭条件优越的和家庭条件困难的,长得漂亮的和长得一般的,善于表达的和不太善于表达的,外向的和内向的,包括地域性我们都会考虑。这种差异性和多样性是一定要的。找我开后门当男嘉宾的特别多,老问我,你们到底要什么样的。我跟他们说,帅不是重要的,工作好也不是重要的,你一定要有特点。什么是特点?职业有特色算是,比如这个舞台上以前没有过的,或者说经历特殊的。此外,要善于表达,愿意表达。

生活教给你“想明白”

不要忘了自己是从那里来的。

:无论是“主持人”,还是“人”,绚烂之后,都将归于平淡。平淡中才蕴含着对自己和人生的真正明白。在你看来,做一个明白人难吗?怎样才能做一个明白人?

孟非:一个人的状态大约来自这几个方面:受的教育、家庭背景、性格和生活经历。

这就是为什么同样是知识分子,你会看到很多不同的呈现。有的人姿态很低,有的人就特别想要维护所谓的高端形象。就我能看到的情况来说,真的大家,往往姿态很低。反而是一些中青年的所谓“精英”,总是刻意要表现那种无法掩藏的优越感。我们请来的很多专家学者,他们在私底下聊天的时候也会好好说话,但是一旦面对镜头,就一定要以他们认为的社会约定俗成的教授的形象说话。可能我们的文化里人文主义的成分少了点,对人分三六九等的等级感的维护过于强大了。我们太多地被职业、身份所约束,而忽略了自己的内心。这种社会生态对于明白“我是谁”,是很有障碍的。一些主持人会自以为是,恐怕也是因为不明白自己的光环从那里来。鲜花和掌声是从那儿来的?是观众拿遥控器给你的。永远不要忘了自己是从那里来的。

:这种清楚的领悟,是否与你的人生阅历有关?

孟非:我觉得高考落榜、当过工人等这些经历,其实没有那么特别,没必要把它描述得那么苦。我之前的经历给我的收获是,在看待很多问题的时候,我能够知道社会底层人的一些想法。所以在节目中,对那些比如卖菜的、来自农村的嘉宾,我会天然地有一种亲近感,有时候我愿意帮他们说话。

面对成功,明白“我是谁”

现在有些人出了名,他的语汇里就没有“我”这个字了,他会说自己的名字。

:从励志版的奋斗经历,到如今的家喻户晓,你认为自己成功了吗?

孟非:说不成功,也矫情。到那儿都有人认识你,出机场还有人送花。如今社会的浮躁让我们对成功的理解,恐怕可以表述为“发大财”、“当大官”、“出大名”。《非诚勿扰》刚开播的时候,老有男嘉宾说:“我现在开了个公司,我的目标是35岁前公司上市,40岁时挣到几个亿,然后环游世界!”类似的话我听过不下10遍。我就会对他说:“小兄弟,生活是你想的那样吗?”

:听说你还常去菜场买菜。有一次,一个卖菜的在吆喝着“豇豆三块一斤了啊”,看到你走过来,就吆喝“孟哥来买菜了啊!豇豆三块一斤了啊!”听到这样的吆喝声,你的内心会不会有一种幸福感?

孟非:我要是二十多岁就这样,肯定觉得很幸福。张爱玲说过,“出名要趁早”。我觉得对男人来说,这话不见得对。要是一个人二十多岁就像我现在这样的话,可能就会毁了。一个特别明显的特征,就是现在有些人出了名,他的语汇里就没有“我”这个字了,他会说自己的名字。

比如,我不说“我昨天去吃了个饭”,而是说“孟非昨天去吃了个饭”。他认为他的名字已然是一个符号,他不再用人称了。或许跟我的性格有关系,我不是那种有雄心壮志的人,想要成就一番大事的人,打小就没有,现在也没有。我就是这样一种性格的人,所以可能更容易把这个事儿想明白。

:你的家人是否满足于你现在的“名人状态”?他们看你的节目吗?

孟非:他们没什么感觉吧。我妈、我外婆看《非诚勿扰》。我外婆耳朵不好使了,我在节目上说啥她听不见,但是看见我站在那儿,就很高兴。我女儿上初三了,那么多功课,那有时间看电视?我太太有时候在健身房跑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在看《非诚勿扰》,她也看几眼。反正家人看不看由他们,我无所谓。如果你习惯了有人前呼后拥的日子,总有一天,它会过去的。等到没有人找你签名了,没有人跟你合影了,坐下来时也没有人偷偷看你了,那种寂寞和失落,你怎么受得了?我觉得,解决它的办法就是,在你还很红的时候,你就愿意寂寞。在这个舞台上,你无论以什么方式出现,终都是要谢幕的。

健康生活
西医
湿疹常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