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朔州信息港 > 网络

李小琳委员建言实施发电优化促进节能减排

发布时间:2019-06-16 18:29:39

李小琳委员建言:实施发电优化促进节能减排

今年全国“两会”上,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推进传统能源清洁利用。

今年全国“两会”上,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推进传统能源清洁利用。全国政协委员、中电投副总经理、中电国际董事长李小琳在自己之前调研的基础上,提出了传统能源清洁利用的新思路,即在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的同时,注重做好传统电力能源的优化升级,通过实施发电优化,进一步挖掘其节能减排潜力,扭转火电行业政策性亏损局面,恢复火电行业可持续发展能力。该观点一经提出便引起了各方关注,本就该问题对李小琳进行了专访,希望能为行业政策和改革提供有益借鉴。

履行电力行业节能减排使命 要多管齐下不可偏:“十一五”期间发电企业通过“上大压小”实现节能减排的潜力几乎挖尽,进入“十二五”,发电行业该如何着手实现节能减排呢?

李小琳:发电行业节能减排,关键就是要做好发电优化,包括发电结构优化和发电运行优化。在发电结构优化上,一方面继续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发电,另一方面要着力做好传统能源发电的优化升级。进入“十二五”,发电行业大规模“上大压小”的空间将逐渐缩小,非化石能源发电份额的上升还需要一个时间过程。所以我们在注重结构优化基础上,要更加注重做好优化发电运行工作。而要做好这方面工作关键在于创新:结构优化依靠的是技术创新,运行优化依靠的是制度创新。当然在实际操作中要注意务实,不能一搞结构优化,就恨不得一个五年规划期内就全换成清洁能源了,一搞运行优化就恨不得用一只统一的手将全系统一次性化了。要尊重现实、尊重规律。

做好传统电力能源优化升级,尽快扭转火电行业政策性亏损局面,恢复其可持续发展能力。

:我们注意到您连续三年的提案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关于新能源和清洁能源的,但近来您似乎越来越多地关注传统电力能源的发展问题。

李小琳:新能源产业发展固然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但新能源在我国能源结构中所占的比重依然很低。当前和今后一段相当长的时期内,由于技术开发、建造成本、自然资源等因素的制约,清洁能源在我国电力能源的比重大幅提升不是一蹴而就的,结构的优化势必要经过一个相当长的过渡时期。

我们应从国家经济发展和电力能源的结构优化大局出发,综合资源禀赋与历史现实因素,进一步正确定位火电的发展。

通过强化政策法律支持、财税、金融等多种方式,从新建和改造等关键环节,加速传统电力能源的技术创新和优化升级,推动传统能源的清洁高效利用,务实推进电力能源结构优化和节能减排,保障整个电力能源产业和国民经济的科学发展。

:近年来,火电行业连年出现全行业亏损,这是否已经严重影响其优化升级和持续发展,对此您如何看待?

李小琳:火电行业的巨亏及其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值得注意。2010年全年火电企业亏损面达到43%,其中第四季度的亏损面高达60%以上。占全国一半发电量的五大发电集团“四盈一亏”,但是,盈利均得益于依靠非火电发电业务和煤炭、金融等非电产业支撑。行业亏损程度呈现继续恶化的趋势,随之而来的潜藏的各种风险加剧,可持续发展能力已近枯竭,对安全保障的资金投入受到严重影响,安全稳定运行的风险持续加大,2010年下半年以来一些地区火电非计划停运次数上升就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信号。

对此,我认为应该多管齐下,扭转火电行业政策性亏损局面。包括启动休眠已久的“煤电联动”政策;尽快实施一些操作性强的改革举措,包括前面谈到的发电运行优化,一定程度减轻火电企业经营压力;梳理电价形成机制,逐步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的历史问题;以提升火电优化能力,促进整体电力能源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实施发电优化蕴藏着巨大的节能减排潜力。

:您刚才提到发电优化,包括发电结构优化和运行优化,对于结构优化,我们相对比较熟悉,而发电运行优化,这似乎是一个新鲜的说法,能否作进一步的解释?

李小琳:简单地说,发电运行优化就是指将电力需求总盘子,以计划分配或市场配置的手段,完成初始安排之后,由发电企业在企业内部或在企业之间,在符合电力系统安全稳定的前提下,自主实施优化、调整、配置和交易,实现以小的资源消耗和少的排放满足相同的电力需求的过程。其实质是从单台机组的优化运行,扩大到尽可能大范围机组的联合优化运行。

发电优化分为内部优化和外部优化,首先进行内部优化,再进行外部优化。对于水电企业,通过实施流域水电站梯级控制和调度可实现内部优化。发电外部优化是在发电企业之间以发电权交易的形式,由高效环保机组替代低效高污染机组发电,由水电、核电等清洁能源机组替代低参数的火电机组发电。根据国家电监会的报告,2009年我国发电权交易规模为1450亿千瓦时,节约标煤1250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35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3200万吨。据估算,我国发电权交易的潜在规模应为当前规模的8~10倍。

在我国当前发电安排的模式下,无论是发电内部优化还是外部优化,都蕴藏着巨大的节能减排潜力。有人作过测算,如果以上三种发电优化均能充分开展,以现有的发电规模,可实现年节约标煤至少1亿吨,相当于当前我国能源消耗总量的3%,可为我国实现2020年单位GDP碳排放下降40%~45%的承诺作出15%的贡献。可节约总发电成本700亿元以上,即每度电减少1.75分,可一定程度缓解发电企业经营压力,同时不影响电企业利益,终让广大消费者获利。

上一页12下一页

如何才可以做微商城
小程序开发得多少钱
疤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