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朔州信息港 > 游戏

谁在今年的煤电博弈中受益

发布时间:2019-11-10 21:28:01

谁在今年的煤电博弈中受益?

5月份如期来临。此前机构和业界普遍预测的2009年煤电合同煤将在4月份谈妥情况并未出现。煤电僵局依然持续。

从去年福州煤炭订货会至今,4个多月过去了,以山西五大国有重点煤矿、神华中煤为代表的煤炭方与五大发电集团之间的合同电煤大战打得如火如荼,截至目前,这场不见“硝烟”拉锯战并未分出高低胜负,参与者都不是赢家。

如果按区域来分,2009年煤电之争集中在几大主战场。即:山西、秦皇岛、华东华南沿海地区。

山西是国内省际间煤炭主要调出省,也是大秦线的主要资源供给地,更是煤炭限产保价的主战场;秦皇岛是国内煤炭集散地,中国煤炭市场晴雨表,也是本次煤电双方交锋的重要战场;华东和华南沿海地区是国内重要煤炭消费地,也是进口煤便捷的地区,是电力企业牵制国内煤价的主战场。

在历时4个多月的煤电之争中,谁暂时成为这场煤电博弈的受益者?

华东和华南地区煤炭消费企业是今年煤电博弈中的受益者

沿海地区由于缺少煤炭资源,煤炭需求基本靠外调和少量进口。以广东为例,2008年煤炭调入量为1.25亿吨。煤炭多来自山西、内蒙古等地。2009年因煤炭企业和五大发电在合同煤上“斗法”不断升级,加上国际煤价大跌,澳大利亚、越南、印尼煤炭生产商纷纷涌入中国,使沿海地区消费企业有了更多选择。进口煤不仅使华东、华南地区电力企业充实了库存,还使其煤炭采购成本降低。一广东进口商表示,国内外价差持续已经数月,2月末、3月初以来,同等热量的进口煤到港价(广州港)比山西煤到港价一直便宜元/吨。浙能集团以510元/吨的到岸价签订的100万吨澳煤比秦皇岛煤价要便宜70元/吨。在近日公布的部分火电上市公司一季报中,华能国际实现了正增长,其净利润达5.49亿元,同增127.27%。虽然该公司实现盈利有多种因素,然而,不可否认因华能国际电厂多分布在沿海地区,今年以来低价的进口煤使其生产成本得到降低。

华东地区煤炭生产企业在这场旷日持久的煤电对决中获利

山西煤大部分通过大秦线运往秦皇岛港再下水运往华东华南地区。去年底以来,山西省煤炭企业大搞保价限产限外运,限自己煤,力保全国煤价。据悉,今年月,山西省仅生产原煤为1.1亿吨,同比减少了1700万吨,煤炭外运量为9424万吨,同比减少了3627万吨,下降28%。其中,3月份产量为3951.28万吨,同比下降22%。3月份山西铁路发运量3813.29万吨,同比下降28%,月累计下降27.5%。通常情况下,华东地区煤炭企业受山西煤冲击。今年以来,由于限产,山西省煤炭产销量和外运量急剧下降,无疑给华东煤炭生产企业减轻了市场压力,并使其份额得到扩大。

山西大幅限产成就了内蒙古暂居煤炭霸主地位

今年月份,内蒙古自治区原煤产量完成12980.90万吨,同比增加3162.47万吨,增长32.21%。这一数据高于全国煤炭产量6.3%的增幅26个百分点。由于限产,山西省内一些电厂转道内蒙古、陕西等地买煤。据山西统计局日前发布的调研报告指出,限产后,外省煤炭市场份额占到晋南地区用煤的80%。内蒙古自治区煤炭行业则因煤炭产销大增赢得个盆满钵满。据悉,今年前3个月,内蒙古煤炭行增收13.9亿元,增长87.3%。目前,内蒙古凭借季度煤炭产销量暂居全国煤炭产量。如果未来山西省限产依旧,内蒙古自治区是很有可能将产量和增幅优势保持下去,从而冲击全国产煤省(区)。

中国煤电胶着状态支撑了国际煤价并为海外煤炭商带来实惠

全球金融风暴使煤炭需求急剧下滑,国际煤价狂跌不止。昔日200美元/吨的煤价已成为高高的山峰供人驻足仰望。如今,国际煤价每吨60美元成为常态。2009年煤电双方在合同煤上价格相差100元以上的现实导致五大发电集团愤然出走,海外寻煤。今年一季度,中国进口煤炭1359万吨,比去年同期的1126万吨增长20.1%,煤炭净进口621万吨。其中,3月进口量创下历史新高至572万吨,增幅达37.4%。在进口国中,月,中国从越南、印尼和澳大利亚三地进口煤合计约1100万吨,占同期总进口量的80%以上。值得关注的是,越南是这些出口国中的受益者。由于越煤在运距相对于澳煤、印尼煤有优势,性价比较高使越煤成“两广”电力企业的。据海关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进口越煤518万吨,占进口总量的38%。从去年末到今年4月份,越煤上调价4次。以11A的越南煤为例,在去年12月份时为38美元,到了今年4月20日已涨至48美元,上涨26.3%。

在全球煤炭需求疲软的情况下,中国进口煤增加对国际煤价也形成了支撑。据环球煤炭电子平台上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动力煤1月份均价为82.69美元,2月份跌至75.03美元,3月份滑至61.37美元,4月份则小幅回升至62.57美元。

目前,上述受益者能否将现有优势进行到底尚难预料。发改委何时出手、怎样协调2009年的煤电矛盾无人能说清?之前4%的涨幅煤炭企业会再以限产来抗争;只调整销售电价不涨上电价,还是无法解决五大发电集团的巨额亏损;上电价和销售电价同时上调又会加重下游行业的负担。

在笔者看来,只要重点电煤合同尚未签订,煤电双方的“PK”就不会结束。通过今年煤炭企业的限产保价可以看出,产煤大省和煤炭集团控制煤炭产量能力超过预期;而电力集团们“死扛”到底的决心也显露无疑。这场持久战给使五大发电集团、山西煤炭业、神华和中煤集团等参与者带来的是身心疲惫。

如果政府继续冷眼旁观,没有实质性的协调和政策出台让撕杀的双方罢手,那么,到了迎峰度夏的用煤用电高峰期,部分地区并非没有出现缺煤停机的可能。说白了,这场不见“硝烟”的价格博弈拼到底,可能没有真正的赢家,只有一群伤痕累累的输家。

关键词:

煤电博弈

设计观点
历史人物
运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