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朔州信息港 > 军事

那年我还是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10:36

那年,雪花正飘我们嬉戏在厚厚的雪地那天空飘洒的白雪不是寒冷,是我们心中的天堂

那年,溪水潺潺湲湲我们光着脚丫任凭柔顺小溪的爱抚河里躺着无数大小的石头轻轻抬起,里面闪烁个小生命有时不只一个原来,那是无数的家

那年,走在乡间的小路小鸟唱着欢快的歌那年,树林里开满了映山红那年,我们在树林里寻找蘑菇我知道那些感觉都已经变成了永恒

那年,野樱花开又掉落即使很酸很酸我们还是拼命地往嘴里塞

那年,板栗它张开了性感的嘴但是,它太调皮了它高高在上,仿佛在调戏我们我们被俘虏了他们爬上去,我等待在树底下

那年,我一个人上学路边有种草可以吹的很响,很响那是表哥教我的

那年,我还是我走廊里飞扬我们制造的灰霾那年,百花开放我次触碰同桌纤嫩的手那年,树叶掉落我次尝试思念的煎熬

那年,我还是我我次离开了家

那年,我还是我后来,我不是我一切都物是人非我卷缩在阴暗的夜幕里独守那一老天荒的惆怅

如今,公路上车水马龙沙尘漫天飞舞如今,小溪的水不再那么清纯再也见不到昔日的小鱼儿如今,隐约的伤感敲打心头我企图逃离现实我渴望流浪

但我不能流浪流浪是荒废的残生我要高歌高歌在故乡的天空下高歌在故乡的小径上高歌在故乡的溪水边高歌在故乡的田野里

我无法忘怀我无法抛弃更不会抱怨因为,那是我的根它驻扎在我灵魂深处它是那么的神圣,它创造了我而且,将养育更多生命更多传奇

哈尔滨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羊角疯该去哪里治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