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朔州信息港 > 汽车

祈圣道章四十五风雨之前两章合一

发布时间:2020-01-22 09:30:05

祈圣道 章四十五 风雨之前(两章合一)

念名册的礼部官员,瞪大了眼睛,犹不可信。

他身旁的同僚听见他的传音,也转过头去看名册。

“天琼正宗......?”

在龙庭,少有三宗四门弟子为官,即便是与龙庭关系为密切的玄一正宗,也大多不会入龙庭为官,现在居然见到一名天琼正宗弟子,也难怪他二人会表现失态。

“看来是钦天监要招揽此子,怪不得临时添录一人的事,也能过了尚书那一关......”

念名册的礼部官员清了清嗓子,朝众人开口道:“张溪云,修为八门破二......”

在场众人听到此处时,大多愣了一愣,八门破二?此等修为也能通过各洲武举?

“自东连洲,天琼正宗,宗门行走。”

方才感到奇怪的众人,此刻亦像之前的礼部官员一般,瞪大了眼睛。

“天琼正宗不是封山了吗?怎么还有宗门行走在山下?”

“封山不禁下山,只禁上山,凡尘榜上的赵子龙听说过没有?也是封山之后下山的宗门行走!”

“怎么天琼正宗的宗门行走只有八门破二的修为?”不少人疑惑。

“少年天骄,越阶可战!”有人如此解释道。

“即便少年天骄,叩破二门,也难胜叩破五、六门的修士罢。”依旧有人不太相信。

礼部官员咳嗽两声,众人才又安静下来。

张溪云走出人群,所有人视线都望向了他,他尴尬地笑了笑,走到证身碑前,将令牌放在上面,手摸在碑上。

石叶开始逐瓣亮起,但在第二瓣石叶亮起后却未停止。

第三瓣......

第四瓣......

“这......?”场内有人惊疑出声。

便是礼部的三名官员亦是眉头一皱,怎么会这样?

“气息相同,该是同一人。怎么修为却与记录的不同!”念名册的官员转头望向身旁的同僚。

“李侍郎将其添录入册,大概是十日之前,这么短日子他就连破了两门?”

第四瓣石叶亮起后,第五瓣石叶泛起黯淡光芒。

“近乎八门破五!?”

周围人议论纷纷。搞不清如今究竟是什么情况。

便连柳昊都悄然释放神识,探查张溪云修为。

“嗯?怎么回事,观他肉身,的确只叩破开、休两门,但证身碑怎么会......”柳昊转头望向证身碑。其上五瓣石叶发亮。

念名册的官员将手中名册交给身旁同僚,一步走到张溪云身旁,拉住他的手腕。

“生门紧闭,也就是说他连三吉门都未全部叩破......”

“即便他真有叩破五门的实力,但证身碑只是纯粹反映修士修为,他叩破两门,证身碑只该亮起两瓣石叶......”

他皱住眉头,念头一转,“钦天监里都是些怪胎,他能被钦天监招揽。难道便是这个原因,或许他修行法门特殊......?”

张溪云此刻也感到了不对劲,这证身碑不仅探查到了他破开的人体两门,便连他破开的天地两门都如实反映了出来!?

礼部官员收回手,走回两名同僚身旁,低声道:“既然是钦天监招揽的人,我等还是不要自寻晦气......”

另外两人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念册的官员又转回身来,道:“天琼正宗修行法门玄妙,尔等不必大惊小怪。”

他又望向张溪云。道:“实力不俗,但在场众人亦是凡尘修士中的佼佼者,即便你是少年天骄,终究还未成长起来。莫要自满。”

张溪云连忙应道:“谢过大人提醒。”

“嗯。”礼部官员点头道,“下一个,林琅,修为八门破六......”

礼部官员将大事化小,又再继续念起名册,心中却在思索是否该向李侍郎询问此事。

张溪云走回人群里。众人望向他的目光都有些奇怪,却又不好询问,一时间他反而成为了人群焦点。

不远处的柳昊心中却起了盘算,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我曾见过天琼另一名宗门行走,却不似他这般古怪,这张溪云的修为必有蹊跷......”

“他身上有玄妙法器,还是他本身得了玄妙法门?”

“还是说......他也吞服过‘药’!”

“不论你有什么......待到武举,到时候都会是我的!”

整整一个时辰后,复验身份之事终于结束,礼部官员收起了名册,朝众人道:“今日便到此处,十五日后,便是武举之时,到时望尔等皆能有所成就。”

“十日后,武举榜文便会张贴在外城,其上会有此次武举的详细内容、地点。”

三名礼部官员说完,便将证身碑收起,离开了甄律院。

场内武举人也都紧随其后,朝外走去,三三两两走在一起,还在讨论武举。

张溪云走在,本就是想避开众人,却还是有人转回头来,对他指指点点。

“天琼正宗,那便是东连洲,怎么从未听王兄你提过?”

“这......我也不知,我在东连洲府衙应考之时,未曾见过他,不然有天琼弟子应考武举人,我怎么可能不记得!”

“三宗四门弟子,竟然也想入龙庭为官?倒是稀奇了。”

“即便他来自天琼正宗,修为古怪足有叩破五门的实力,但也难胜我等大部分人,此次应无威胁。”

“你们说,他虽是天骄,但如今还未成长起来,修为实乃所有人中者,为何还能参与武举?”

“王兄说府衙武举人应考未曾见过他,难道他是靠着天琼弟子的身份......”

身旁的同伴连忙打断他的话,“这种话莫要乱说,被有心人听去就糟了!”

那人撇了撇嘴,道:“其实大家仔细想想,也便心知肚明了......”

“莫要说这些了。他如今倒是修为不高,但此等天骄一旦成长起来,一人便能力战我等几人,被他听去了。你也不怕他将来找你麻烦......”

“哼,到时候我已是龙庭官员,一旦能够立功,修行资源未必比他少,他修为也未必就能追上我!”

不远处的张溪云苦笑一声。他只要释放神识便能听清他们谈话,而这些人对他指指点点也就罢了,竟然连在他面前都毫不避讳。

待张溪云一路走到礼部门口时,徐川正站在门外。

“徐大哥,让你久等了。”

徐川笑道:“我也不过刚出来,正好见到甄律院方向有不少人过来,便索性没上马车。”

“可还顺利?”徐川紧接着问道。

张溪云干笑一声,道:“还好。”

徐川也不多问,在他看来武举复验也不过就是走个形式而已。

他二人坐上马车,便往外城回去。

......

礼部。一处阁院内。

“裴大人。”一名礼部官员走进院内,朝一名正自看着卷宗的中年男子行礼道。

“何事?”中年男子依旧在低头看着手中卷宗。

“不知大人可还记得华家?方才华家家主华雄派人送来书信,大人可要看看?”

此人乃是礼部员外郎,裴山。

裴山放下手中卷宗,抬起头来,思索片刻后问道:“华安生?”

那名礼部官员点头答道:“正是,不过华安生已过世近十年,如今华家家主是其子华雄。”

“唉......”裴山叹了口气,“我与他相识那年,他正当壮年。可他终究是名凡人,不过甲子岁月,便只余下一具白骨......”

“现下正是商铺晋升的时候,华家在南市多年。此时找我,是想多一分进西市的把握?”裴山问道。

那名礼部官员略微有些尴尬,答道:“华安生过世后,华家便被迫离开了南市,如今在北市近十年了......”

裴山一愣,随即有些恼怒。道:“当时南市谁人不知我与华安生的关系,他死了,他们便敢将华家赶出南市!?”

那名礼部官员没敢接话,心中却暗自腹诽:“当年华安生死时,也未见大人您去吊唁,如今倒是一副重情重义的样子......”

裴山想了想,又道:“将书信拿来与我。”

那名官员连忙将书信送上,裴山接过信,眼中似有犹豫,皱着眉将书信拆开来看。

片刻后,他眉头松开,笑道:“没甚大事,华雄托我查一名武举人身份。”

他将书信递回去,道:“你去今日负责查验武举人身份的官员处,替我查清此人身份,再告知华雄。”

那人应了一声,收回书信便离开了。

待他离去后,裴山轻松笑了起来,自语道:“想不到如此简单便还清了华家的人情,华安生死时我未前去,实在明智......”

......

朝来客栈外,张溪云从马车上下来,朝身后车厢内的徐川道:“今日谢过徐大哥了。”

徐川摆手笑道:“早说了,不必如此客气,我便不随你进去了,你替我和颜监副打声招呼便好。”

说罢,徐川放下车帘,乘着马车离开。

张溪云转身走回客栈内,见到颜九君正在帐台后看着账簿,便上前招呼一声。

“回来了?”颜九君早已察觉到他进来,还未等他走近,便开口道。

张溪云应了一声,走到帐台前,正要开口,就听颜九君又道:“先前阮家派人来找过你,听说华家又找了人去寻阮家晦气......”

听闻此话,张溪云皱起眉头,边往外走边道:“我先去阮家商铺一趟。”

颜九君摇了摇头,“连话都不听完,怎么如此冲动......”

忽然间,颜九君眉头一皱,站起身来,一直走到客栈门外。

她冷哼一声,周围灵元似乎被轻轻撕裂。

“鬼祟之徒,没有胆量便莫要来我的客栈寻晦气!”

“若是再察觉你暗中窥探,老娘便让你将性命留下!”

......

华家商铺内,华家家主华雄与两名仙路供奉正在楼上,似乎在等待谁到来。

良久,一名仙路供奉睁开眼,道:“他来了。”

华雄闻言也睁开了眼,朝前方道:“如何?张溪云回去了?”

一道声音从高处传来,伴随着咳声,“你们没告诉我,那间客栈里有名仙路修士在!”

华雄一愣,道:“朝来客栈内住着仙路修士?”

“你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那名女老板,至少是七星......不对,说不得是九宫修为的仙路修士!”那道声音又再响起,带着一股冷意。

两名仙路供奉皆皱起了眉,朝来客栈藏着名仙路修士,他二人竟一直都不知晓!

“你说得是真的?”一人怀疑道。

一阵脚步声传来,黑暗的角落中,走出名一袭黑衣的男子,他用黑布遮住面容,一手捂住胸口,手上似乎沾了血迹。

“我便是被那名仙路修士所伤,她警告我莫要再靠近那间客栈......”黑衣男子冷声道。

两名仙路供奉一时哑口无言,半晌才道:“我们当真不知晓此事,你的伤,华家会送上丹药助你恢复。”

其中一人又望向华雄道:“看来北市藏龙卧虎,以前都被我们忽略了,明日我便亲自去朝来客栈一探究竟。”

华雄点了点头,又朝黑衣男子问道:“张溪云回去了?”

“有人将他送到了客栈,刚到片刻,他与那名仙路修士说了几句话,便又匆匆离开了。”黑衣男子道。

“今日我派人去阮家商铺找麻烦,张溪云恐怕是听到消息,赶到阮家去了。”

华雄又回过头来,问道:“裴山那边,可有消息回来?”

仙路供奉摇了摇头,道:“还未。”

“我派人去阮家时,已将战书留下,想必张溪云定会去。”

两名仙路供奉惊道:“家主你......!”

华雄抬手示意他已决意如此,又望向那名黑衣男子,道:“杀一名少年天骄,比起你杀曲青韩五人更有意思......”

黑衣男子冷笑道:“想来他身上东西更多,死了后便悉数归我。”

华雄笑道:“只要他死了,华家也会将剩下的酬劳送上。”

“若是到时阮家商铺的老板阮孟河在场,你顺手将他一起杀了,华家还有重礼送上!”

黑衣男子冷哼一声,道:“一名凡人,不值得我动手。”

华雄一愣,忽然间脸色狰狞起来,道:“不杀凡人......那桃源乡可有敢来帝京城杀龙庭官员的仙路杀手?”

“什么意思?”黑衣男子警惕问道。

两名仙路供奉却是脸色大变,像是明白了什么,大惊失色道:“家主!”

华雄冷漠的话中,透着一股狠意,“我想让桃源乡替我杀礼部一名员外郎!”

“裴山!”(未完待续。)

南华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六一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成都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唐山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广西治疗宫颈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