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朔州信息港 > 育儿

较量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10:28

当恩威尔警官得知布莱恩成功越狱的消息后,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要知道,这个监狱是很坚固的,四周的院墙用钢筋混凝土浇筑,其上布控着电网以及红外线感应器,为了及时了解监狱的情况,他们在每一个角落里都安装了监控器,任何一个死角都没放过。  在关押犯人之前,恩威尔等人曾做过无数次实验。他们从各地请来各路高手,让他们以各种方法越狱。只要越狱成功,都可以获得不菲的奖金。  那些高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刚开始时还有成功者,但后来,这种可能性越来越低,再后来,即使能耐再大的犯人也无计可施,因为每一个高手的成功越狱都让恩威尔他们对监狱进行及时修理调整。直到他们确保万无一失了,才开始接收批犯人。  恩威尔和他的助手经过一番缜密的调查,竟然没有发现越狱者留下的任何蛛丝马迹,更别说打墙挖洞之类了。他甚至连哪怕一小点指纹或一丝的气味都没有留下。这可是恩威尔从未遇到过的怪事。他想,难道真像小说家想象的那样,布莱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提起布莱恩,在这一带恐怕没有人不知道。他是一个大毒枭,每年都会向全世界倾销大量的毒品而从未被警方抓到过。他总是在警察的眼皮底下神奇地溜掉,直到恩威尔在贩毒集团卧底20多年取得布莱恩的信任,终将他抓获。布莱恩被带进监狱时曾警告过恩威尔:“你会因为抓住我而后悔。我会在你们的眼皮底下从监狱里走出来。”布莱恩跟毒品犯子打交道这么多年来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对于恩威尔的恐吓,他只是付之一笑,说:“只要你能从我的眼皮底下逃走,我就能再一次把你抓回来。”  如今,布莱恩真的从他眼皮底下逃走了,而且逃走得那么干净。恩威尔在梦中感觉到了恐惧,他看到恩威尔派了杀手追到他的家里绑架了他的妻子,还扬言要干掉他亲爱的儿子。恩威尔从睡梦中惊醒,手头的资料掉了一地。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一个古怪的声音传来:“恩威尔,要是想让你的妻子跟儿子活在这个世上,请你把我们的头儿放出来。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则我们会对他们不客气。10小时之内给我们一个答复。”  恩威尔还想说什么,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掉了。他冷静了一下头脑,赶紧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妻子问他有什么事。他一听妻子没事,于是说没什么,只是问问,要她出门时多加小心。正在这时,他从听筒听到一阵惊恐的叫声,妻子大喊着什么,随即一声恶狠狠的声音:“让你那个敬业的警官来救你吧。”接着便是一声沉重的关门声。  妻子出事了!  恩威尔一边打发助手回去了解情况,一边赶紧打电话给儿子,要他去就近的警察局求得保护。但是,他还是迟了一步:儿子的手机是关机状态,家里的固定电话只有“嘟嘟”的忙音。  恩威尔这个一向沉着冷静的人,这会儿也是一屁股跌坐下来,他实在想象不到,这个重犯下手如此之重,行动如此之迅速,真是迅雷不及掩耳啊!  他给上司打了报告,上司对这件事很重视,安慰他不要担心,说给他派高级刑侦人员,10小时之内定将罪犯一举拿获。  恩威尔说声“谢谢”,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想,那个罪犯是何等厉害,10小时之内把他抓住,谈何容易啊!  恩威尔此时没有一丝头绪,正在他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来回乱转的时候,他听到了敲门声。恩威尔吓了一跳,但他马上反应过来,一步抢过去把门打开,说:“请进,我正等着你们呢!”他看到门外只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疑惑地向四周看了看,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  那人跟他握着手,说:“很高兴见到你,恩威尔先生,我是克瑞达,生物结构系毕业的研究生。”  恩威尔把克瑞达请进办公室,又把案情做了简要的介绍,说:“这是一个很神奇的案子,在我的想象中,这恐怕只有神鬼才能做得出来。”  “哈哈哈,这个世界是没有神鬼的,恩威尔先生,你太激动了。”年轻的克瑞达笑着说,“先带我到案发现场看看。”  司机带着他们来到现场,正如恩威尔所说,那里一切正常,只是没有了罪犯。  克瑞达不紧不慢地这儿看看,那儿瞧瞧,拿出了一个古怪的仪器,做了一番详细的检测,自言自语地说:“对了,对了。”  恩威尔不敢打扰克瑞达,待他终于停下来以后,才惴惴不安地询问道:“有什么线索吗?”  克瑞达胸有成竹地说:“恩威尔,请你跟我来。”  他们两个走进一个四周布置得很严密的房间,又随手把门儿带上。  “尊敬的恩威尔先生,你现在能从这里走出去吗?”克瑞达问道。  “噢,您真会开玩笑,这怎么可能呢?”恩威尔无奈地摇摇头,表示没有办法。  克瑞达忽然从腰际拿出一支模样古怪的枪指向了恩威尔。恩威尔吓坏了,说:“你,你不是上司派来配合我工作的吗?”  克瑞达笑了,说:“请你仔细瞧瞧这把枪有什么奇特功能。”  恩威尔舒了一口气说:“我以为你是布莱恩派来的杀手呢。我死了倒无所谓,只是我的儿子跟妻子还在他们手中呢,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克瑞达笑着说:“现在才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们现在是不会把你的妻子跟儿子怎么样的。看见这颗子弹了吗?请把它射进我的身体。”  “啊?这?我怎么可能这样做呢?这可是犯法的事儿啊!”  “不会有事的,请你按我所说的去做就行了。”  恩威尔颤动着双手端起了枪,把枪口对准了克瑞达,但是,他赶紧把枪放了下来,说:“哦,不不不,我不能做这傻事。”  “没什么的。”克瑞达把枪拿过来,指着自己的脑袋,说,“就这样,一扣扳机就成。”  克瑞达的手随即扣了下去,只听“噗”的一声,克瑞达应声倒地。恩威尔一把搂住他,惊叫起来:“克瑞达!克瑞达!”  只见克瑞达慢慢地化开了,渐渐地变成了黏稠的液体,随后什么也看不见了,仿佛一股气体从细细的门缝里钻出去,一直飘向院墙,飞出了监狱……  恩威尔眼睁睁看着克瑞达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惊讶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敲门声,随即门打开了,克瑞达从外面走了进来。  “对不起,吓着你了,恩威尔先生。”克瑞达谈笑风生,一切如旧,仿佛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你你你,当真是克瑞达?”恩威尔结结巴巴地问道,“可是刚才……”  “对,你刚才看到的都是真的。”克瑞达说,“你什么也没弄错。好了,现在去看一下你们的监控器吧。”  恩威尔从监控器里调出有关布莱恩的相关影像资料,那是前些日子布莱恩在大牢里的情景。他没有一丝焦躁的样子,安详地坐在床上抽着烟,又在地上走来走去,好像散步似的。他还不住地喝水,然后又开始重复以前的动作,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当恩威尔看到布莱恩喝完一杯水后,他就神奇地消失了,而且消失得那么干净、彻底。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扭头看着克瑞达,问道。  “这是我们所里研制的一种新型化学试剂。”克瑞达说,“他能把任何一种物质在瞬间分解,以分子的形式而存在。”  “真是不可思议。”恩威尔说,“那样,人不就死了吗?”  “人是由无数个细胞组成的。”克瑞达说,“这种化学试剂在分解一件东西的时候,把每一个细胞都编了号,只要把这些细胞再进行原封不动的排列,那么……”  “那么那个东西就又重新回到了以前!”恩威尔惊叫道。  “对,我亲爱的恩威尔先生。”克瑞达说。  “之前,我们的一个同行从单位里神秘地消失了一段时间。”克瑞达说,“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瞒着我们干了什么,只是有人听说他得到了一笔来路不明但很可观的钱。后来经过我们的缜密调查,终于发现他的钱与大毒枭布莱恩有关,所以,当你把报告打去的时候,我们就联想到那个失踪过一段时间的同事……”  “你是说他们曾经做过一桩可鄙的交易?”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可我不明白,你刚才怎么又变回来了呢?而且还有变成液体的过程。这跟布莱恩神秘消失不一样啊!”  “这是因为我刚才的那发子弹的剂量小,所以有一个变成液体的环节,而让我变回来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只在要试剂里加入等比例的复原剂就可以了。但要注意,那个还原剂的时间要根据具体情况来设定。比如,要是布莱恩调制的时间很短,那他就会在监狱的院子里复原,那样的话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这个可恶的布莱恩,什么卑鄙的事情都能做出来!”  “还有我们那个同事!”  这时候,恩威尔的手机响起来,这是上司的声音,他听得出来,上司很激动:“恩威尔警官,请你跟克瑞达火速赶往四十五号立交桥三号孔洞,参加对布莱恩以及那些绑架者的抓捕行动。”  “是!”恩威尔打一个立正,坚定地说。  他们很快就赶到了三号孔洞,虽然费了不少周折,但他们终于成功地抓捕了那些绑架者,只是没有找到他的妻子和儿子。  “莫非这些歹徒撕票了?”恩威尔的脑子里闪过一丝不祥的念头。  “哦,我亲爱的恩威尔先生,他们要是撕票了,就换不回他们的老大了,你说对吗?”克瑞达说,“你看这是什么?”  恩威尔跟警察看到地上有两个塑料袋,空空的,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克瑞达,求你救他们。”恩威尔恳求道。  只见克瑞达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往塑料袋里倒了点什么。几分钟后,塑料袋里出来两个人,一个是恩威尔的妻子,一个是恩威尔的儿子。  他们三口子紧紧地搂在一起,满眼都是欣喜的泪水。  “真是太谢谢你了,亲爱的克瑞达先生。可是,布莱恩哪里去了?”恩威尔问道。  “这个……你耐心等待一会儿就会得到答案了。”克瑞达说。  大家静静地等待着,时光一分一秒地过去,大家觉得好像过了几百年。忽然,一个警察大声喊道:“布莱恩!布莱恩!”  大家向远处望去,空气里正有一个人形慢慢突显出来,那正是布莱恩的身体复原的时候。警察迅速追过去,抓捕了大毒枭。  “我太大意了。”布莱恩说,“恩威尔,要是凭你,是十辈子也不会抓住我的。”  “哦,你还是弄错了。”恩威尔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与人民为敌的人,是永远不会逃脱法律制裁的。” 共 377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囊肿的饮食和护理方式
昆明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癫痫病患者的饮食要点有哪些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